• 瑞士小賤寧Till來訪,于屋後白樺林作咖啡香煙談。言語甚是不便,以畵替之。

    輒咖啡茶話會遂演繹為春天同學畫畫會矣。

    此即小賤寧Till是也。面像還算端正。

    此人畢業于瑞士蘇黎世設計學院(Hochschule für Gestaltung und Kunst Zürich,简称hgkz),來頭不小,話説英倫皇家藝術學院尚次之。

    最齊乃的上九同學繣他,將他美化了。

    Till&Xiuxiu。Xiuxiu者,墁墁也,優秀的畫手和鼓手,南京的妞兒。話説南京的妞兒還都不錯。

    本人凃以上兩位。吾寫此二人于同時,然筆法不同,為男女有別中西有差耳。

    親愛的上九。設計達人。

    Till凃上九同學,匪氣盡顯。

    墁墁凃之,齷齪有餘。

    此時的我,被堅硬的英語單詞卡住了喉嚨。

    Till畫我,倔强的繪畫者。

    彼時天地閒一片雨水,幸哉,尚有紙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