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致余秋雨含泪劝告请愿灾民新作。

    自牛博匿名回复转载而来,故作者不详。如此妙文,不转天理不容,遂转之而后快!

    下面是正文:

    余秋雨,我们的好老师,

    你在哪里呵,你在哪里?

    你可知道,我们在找你,

    ———四川的灾民在找你!

    我们对着高山喊:

    “余老师———”

    山谷回音:

    “他在签名,他在售书,

    文化苦旅千万里,

    他签名售书不停息。”

        
    我们对着大地喊:

    “余老师———”

    大地轰鸣:

    “他在青歌,他在点评,

    你不见那洗洗体味舞台上,

    还闪着他绿色的汗滴……”

        
    我们对着森林喊:

    “余老师———”

    松涛阵阵:

    “他在凤凰,他在讲堂,

    《秋雨时分》节目里,

    刘长乐主席正在回忆他亲切的笑语。”

        
    我们对着大海喊:

    “余老师———”

    海浪声声:

    “他刚离去,他刚离去,

    你不见文化大革命的身上,

    他亲手给披的羊皮……”

        
    我们找遍整个世界,

    呵,秋雨,
        
    你在国家正义的每一个地方,

    辽阔大地到处都是苦旅的足迹。

        
    我们回到文化的心脏,

    我们在上海戏剧学院前深情地呼唤:

    余—老—师—

    学院回答:

    “呵,轻些呵,轻些,

    他正在办公室接见“女同学 ”,

    他正在主持“版税分成”的会议……”

      
    秋雨呵,我们的好秋雨    

    你就在这里呵,就在这里。

    ———在这里,在这里,在这里……

    你永远和我们在一起

    ———在一起,在一起,在一起……

    你永远居住在没有人性的黑暗地方,

    你永远居住在泯灭良知的草丛里。

    四川的灾民想揍你!

    想揍你呵... 想揍你

    想... 揍... 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