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为《CGW·数码设计》写的Photoshop教程出来了,2008年第12期,杂志前几日入手。为了应圣诞节的景,就选了圣母子的主题。机器人是科幻作品永恒的话题,让一个圣诞主题具有科幻特点用机器人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可是机器人的圣诞节应该是怎样的呢?千万个管道形成枝叶纵横的圣诞树,又或者螺丝钉的糖果?圣诞节的原意应该是纪念耶稣诞生,最近又在看唯美主义时期的油画,所以最后就有了做机器的圣母子这样的想法。圣母子的姿态我参考了法国学院派画家阿道夫·威廉·布格罗(William Bouguereau,1825-1905)的一幅画作。以前我没有画过机器类的主题,所以画的时候很受喜欢的动画片的影响,特别是《机器人历险记》和《Wall·E》,这个大家看到图都能看出来。
    画这画的时候,我每天上8节课,还参加无聊的讲课比赛,画到后面激情全无,在心中默念教程讲的是在PS中做金属效果画是差了点方法还是可以的希望读者原谅我,阿门~~~闲言碎语不多讲,上图。

  • 最近做的圖,源于對秋天的一些記憶,還是用3ds MAX和Vray弄的。其中樹葉子的建模和材質試了很多辦法,最後還是用透明貼圖搞定,效果差強人意。下面是渲染的最終圖片和線框圖。

    這是一些細節,個人比較心水銅錢的材質,我果然是錢奴么?瓦卡卡~~~蒲公英的效果比較有電腦味,不是很柔軟細緻,先就這樣吧,我喜歡這種稍微強烈一點的感覺。

  •  

    自毒奶粉事件以降,

    腐敗、教育、醫療、食品安全等諸問題已然成爲當下國人最關注最痛心之問題。

    所有種種問題,所緣者何?

    眾呼:體制

    一時間體制為人皆痛駡,千般罪惡皆從此出。

    然何謂體制

    所謂體制者人皆痛恨,卻緣何在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被奉為圭臯,以致貽害無窮?!

    夜讀蕭瀚先生之妙文《夢見體制》戯笑怒駡閒發人深省,堪為新聊齋,不亦快哉!

    薦諸眾友人,同樂,點擊下面鏈接移步即可。

   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a5a2c160100bjs1.html

  • 天王,粗人也,不善烹。眾友或張揚或竊以爲如此。今烹小鮮示人,天王者,不獨善治大國也。

     誰說我不會做飯之“酒香胡蘿蔔牛腩”,關鍵在酒,黑啤或黃酒均可。其實很簡單的~~~哈哈。

     上九同學佐以青菜和紅棗銀耳湯,一個青翠碧綠,一個溫潤爽口。

    誰說我不會做飯之“黯然銷魂麵”,用上次做飯剩的牛肉和胡蘿蔔做醬料,澆在爽滑的麵條上,放幾朵西蘭花增色,厚厚。

    來個特寫~~~攝影万謝上九同學。感謝她的鼓勵支持鞭策和諄諄教誨。

  • 致余秋雨含泪劝告请愿灾民新作。

    自牛博匿名回复转载而来,故作者不详。如此妙文,不转天理不容,遂转之而后快!

    下面是正文:

    余秋雨,我们的好老师,

    你在哪里呵,你在哪里?

    你可知道,我们在找你,

    ———四川的灾民在找你!

    我们对着高山喊:

    “余老师———”

    山谷回音:

    “他在签名,他在售书,

    文化苦旅千万里,

    他签名售书不停息。”

        
    我们对着大地喊:

    “余老师———”

    大地轰鸣:

    “他在青歌,他在点评,

    你不见那洗洗体味舞台上,

    还闪着他绿色的汗滴……”

        
    我们对着森林喊:

    “余老师———”

    松涛阵阵:

    “他在凤凰,他在讲堂,

    《秋雨时分》节目里,

    刘长乐主席正在回忆他亲切的笑语。”

        
    我们对着大海喊:

    “余老师———”

    海浪声声:

    “他刚离去,他刚离去,

    你不见文化大革命的身上,

    他亲手给披的羊皮……”

        
    我们找遍整个世界,

    呵,秋雨,
        
    你在国家正义的每一个地方,

    辽阔大地到处都是苦旅的足迹。

        
    我们回到文化的心脏,

    我们在上海戏剧学院前深情地呼唤:

    余—老—师—

    学院回答:

    “呵,轻些呵,轻些,

    他正在办公室接见“女同学 ”,

    他正在主持“版税分成”的会议……”

      
    秋雨呵,我们的好秋雨    

    你就在这里呵,就在这里。

    ———在这里,在这里,在这里……

    你永远和我们在一起

    ———在一起,在一起,在一起……

    你永远居住在没有人性的黑暗地方,

    你永远居住在泯灭良知的草丛里。

    四川的灾民想揍你!

    想揍你呵... 想揍你

    想... 揍... 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