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9-09-15

    - [Life•浮生]

    我轻轻走过去关上窗户

    我的手扶着自己    像清风扶着空空的杯子

    我摸黑坐下    询问自己

    杯中幸福的阳光如今何在?

     

    我脱下破旧的袜子

    想一想明天的天气

     

    我的名字躺在我身边

    像我重逢的朋友

    我从没有像今夜这样珍惜自己

    ——海子

  • 整个八月都在家中度过,不接触网络,很少接电话,田园生活难能可贵。

    祁连山脚下的夏季来得迟,走得快,尽管进入十月却就开始飘雪了,却未曾减一点夏花灿烂如火如荼。

    装模作样在田间忙碌的我,八月麦田青黄相杂。

    饱满的青麦蒸熟后香甜可口,是我至今最爱的味道。

    邻居家自制的酸奶,因为牛奶质量比较高的缘故而呈块状,味道醇美。城市里的那种以增稠剂为主体的酸奶根本不可与之同日而语。

    小时候经常会有大群的牦牛从家门口过去,个个犄角尖利,黑黝黝的长毛飘扬,蔚为壮观令人生畏。现在很少见了,偶然过去一队,数量不多,只被我照到背影。

    每个有云的黄昏都各有各的美,随手撷取两个贴在这里吧。

    为土地和上面劳作的人们感动并祈祷。

  • 09年以来,一月一次,本博更新貌似周期很规律,基本与结婚多年老夫老妻的OX生活频率一致。

    女施主,这个月天气燥热,再多一次吧!

    去年的作品秋天的静物和教程发在《CGW·数码设计》6月刊上,总第88期。这篇教程里面关于蒲公英、罐头和铜把手的制作都提出了一些简便、快捷的建模方法和能够被迅速渲染出来的材质的调节方法(如罐头的SSS效果),欢迎大家阅读后交流指教。

  • 我發現我現在更新的頻率很奇怪,基本一月一次,時間略有偏差,而且那幾天都會痛苦。

    這個月的東西很莫名,在電腦前涂鴉偶然畫出個臉來,上九說你畫張全身吧,我就嘗試畫開來,痛苦就開始了。結果試了很多全身的POSE,跟這個頭部怎么也搭不到一起,幾番反復卻畫出個半身出來。

    以前畫寫生,總是局部畫法,從一個眼睛或者鼻孔開始讓細節蔓延到其他地方,但是這一招在畫CG的時候基本沒用,因為我都不知道我畫的東西具有怎樣的細節,整個過程其實是在不斷的畫、推翻、改進、重畫中推進,開始根本無法沉湎于細節,只有越來越明朗越來越肯定的時候,細節才慢慢地浮現。

    我開始嘗試不讓角色整個暴露在光照之下而是一部分隱沒在陰影中,以期帶來戲劇性和場景暗示,雖然不習慣,但一定要堅持下去。

    上圖:

    細節:

    這個人的臉部是最先完成的部分,鬍子一開始有,後來被我抹掉,最後還是加上了。

    盔甲的細節是邊畫邊想邊加的,差強人意。手還不夠生動,下次努力。

    劍上的四個字是“無滅無斷”,取自《三十二篆金剛經》,這種篆法叫“懸針篆”,勁利非常。

    畫這個鳥的細節的時候參考了不少圖片,最開始的形是自己畫的,所以基本沒法說它是哪一種鷹。

    六月轉眼即到,祈禱一切順利,天氣不要太熱。加油,兄弟們!

  • 各位看官,今次给大家看的这组图里面的东西想必大家还不熟悉,有必要介绍一下。

    这种法器叫金刚橛(梵文 vajvakilaka),藏文名普巴,又称之“三棱金刚杵”,在藏传佛教中,被视为最凶猛的兵器之一。神格化为一尊独立的神,代表能破除一切我持的金刚智,降伏一切邪魔,具大慈悲力的尊神。

    第一张图是这件法器的手柄处,第二张图是三棱杵,是法器的末端。正如你所见,手柄部分是三面忿怒明王的头像。这三面头像都带有三骷髅冠,共有一个发髻,发髻中露出一马头。忿怒明王双眉紧蹙,三目圆睁,宽鼻阔口,呲牙咧嘴,表情忿怒;火焰形髭须和双眉的威力,可以烧毁恶浊世界,锋利坚硬的牙齿象征一切世俗的欲念被无情破除。末端部分是三棱杵,象征着三解脱门,即空门、无相门、无愿门(以上来自我人肉的结果,资料尚不全面,见谅)。

    这个模型是我早就建好的,貌似是05年的建的,直到今天才被赋予材质并渲染成图,实在是见证了我的懒惰。这么一个三棱结构的东西,结构比较繁复,分UV实在很烦,还好我用了UVLayout这个软件,干活儿轻松多了。模型上面有很多凸凹的细节,如胡须、眼珠等,如果都建模的话,会累死你和你的机器的,还好我用了Zbrush这个软件,先用它雕刻细节,用它生成的Normalmap贴到低面数的模型上,这样省时省力,干活儿再次轻松多了。

    最下面一张图就是这个东西的全貌,在这里要向各位看官讨个点子,我想把这个模型在组合一些其他东西再做一张作品,诸位觉得加什么东西怎么摆比较好就在留言中说,或qq亦可。小生在此先行谢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