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老周在南京半坡村的个人专场,场地不大,我们去晚了反而坐在第一排,大满场也就不过二百号人,同爱民谣气氛大好。这张灯是青姑娘拍的,开场前我盯着老周看他调音,她却看到角落这灯暖暖亮在高处。上面的字儿是当晚的歌《妹妹你来看我》里面的一段,老周笑着弹流氓琴唱流氓歌,歌者和听众都很欢乐。

    当晚老周唱得曲目好几首都不是歌单上原来计划好的,不断制造惊喜。纪念林日召的那首《妈妈和子弹》(名字不可靠,具体记不清,歌词参见冰工厂相关篇),从收到死讯并被索取五分钱子弹费的母亲的角度写的歌,唱得全场鸦雀无声。老周这样的歌手可以控制你的情感,让你哭让你笑,让你压抑的时候觉得头顶一片阴云,转而到欢快处全场都被调动起来一起打拍子一起大笑。

    看得出来,老周是个真正爱唱歌的人,唱到high处,脱掉帽子,自己脸上也挂着笑。大概是唱到《梅花手表》了吧,“想到了偷钱包,我心里怦怦跳,我还是个共青团员”,“我在监狱里好好地改造,每天都看人民日报,CCTV我坚决拥护你,结果我被提前释放了”,他越来越会唱了,每一场的即兴发挥都是那么自然,充满了玩乐的气氛,还有对我们荒唐生活的嘲弄。

    王氏夫妇是这次活动的参与者和招待方,在此表示严重感谢。上面的咖喱鸡饭来自不想当司机的厨子不是好教师的弓农兵,此人在展示手艺上天然执着,元旦当天做了土豆烧牛肉不能自我满意,遂在元月二日做了咖喱鸡饭挽回面子,让人感动。同时,当日冰工厂在压力下表示未来某日做厨艺展示,立此存照。

  • 通过干干净净地赚钱让人相信干干净净地赚钱是可能的。

    通过实现理想让人相信实现理想是可能的。

    通过改变世界让人相信改变世界是可能的。

    即使是在中国。

    11月23号老罗的演讲,今天才看到,被打动了。

  •  

    迷笛去了三天。

    1号风,在风里草里奔波于唐宋之间,见到了传说中的呆总。

    2号雨,遍地泥泞,有卢公子自南京来,还认识了埃尔和自然卷童鞋,是夜在朱某人家打牌,他主场大胜,自然卷第二赢家,我蚀本精光,卢公子欠债若干垫底,李小呆先赢后输作了没落贵族。

    3号晴,早晨赌众各自睡去,一觉到午后,迷笛么交给老天爷让他晒泥去吧,卢公子和自然卷先行散去,扬州的扬州秦淮的秦淮。

    4号晴,先在岛上探索了一阵,傍晚才进去听,本帖图片便都是4号拍的,为了回应老王的批评,PS神马的我都没有用。

    迷笛外,黄昏微醺。

    旗帜飘扬的最中心都是年轻人,最热血沸腾也最抗造,帽子、水、草甸子、身体,几乎什么东西在他们中间都能飞起来。

    我尝试在远处拍那种寂寞感,可惜站得不够远。

    丁武还是很帅,人会老,歌不会。

    如你所见,迷笛之前我们探索到了一个造船厂:

    在玫瑰色的夕阳中,每个人都是天使,但天使更是。

    5号,焦山。这一块绿分外动人。

    李小呆同学的职业姿势。

    在桂花的缓慢的香风里,躺在草地上看天空,这就是生而为人的幸福。

    愿岁月静好,长见夕阳静美。

     

  • 玄武湖到祁连山路,谢谢你,陪我过那些重演的狗脸岁月。

  • 带着一帮孩子们去了帝都,我已去过多次,没什么太多新鲜感,他们不一样,好多人都是小时候去过或者从来没去过,白天四处游荡天安门故宫,无处不在的警察和便衣四处都要检查你的包,晚上杀人肆意的笑青春无敌我已是前浪早就死在沙滩上。

    照片用combustion 2008较的色,我也不是很会,但感觉比PS方便得多。不知道AE怎么样,从来没玩过,学学吧,目前正在胶着状态。

    左起第一位是黑皮同学,杀人时经常被首杀或者第一轮投死,肤色黑之过也。在此为其郑重呼吁:种族和肤色偏见是很不好的观念和行为,不应带入严肃的游戏中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