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

    迷笛去了三天。

    1号风,在风里草里奔波于唐宋之间,见到了传说中的呆总。

    2号雨,遍地泥泞,有卢公子自南京来,还认识了埃尔和自然卷童鞋,是夜在朱某人家打牌,他主场大胜,自然卷第二赢家,我蚀本精光,卢公子欠债若干垫底,李小呆先赢后输作了没落贵族。

    3号晴,早晨赌众各自睡去,一觉到午后,迷笛么交给老天爷让他晒泥去吧,卢公子和自然卷先行散去,扬州的扬州秦淮的秦淮。

    4号晴,先在岛上探索了一阵,傍晚才进去听,本帖图片便都是4号拍的,为了回应老王的批评,PS神马的我都没有用。

    迷笛外,黄昏微醺。

    旗帜飘扬的最中心都是年轻人,最热血沸腾也最抗造,帽子、水、草甸子、身体,几乎什么东西在他们中间都能飞起来。

    我尝试在远处拍那种寂寞感,可惜站得不够远。

    丁武还是很帅,人会老,歌不会。

    如你所见,迷笛之前我们探索到了一个造船厂:

    在玫瑰色的夕阳中,每个人都是天使,但天使更是。

    5号,焦山。这一块绿分外动人。

    李小呆同学的职业姿势。

    在桂花的缓慢的香风里,躺在草地上看天空,这就是生而为人的幸福。

    愿岁月静好,长见夕阳静美。

     

  • 玄武湖到祁连山路,谢谢你,陪我过那些重演的狗脸岁月。

  • 又到一次毕业答辩的时候,照例问答,嘈嘈切切。白驹过隙哪里赶得上流光啊,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还把人抛。

  • 新博启动,画一姑娘庆贺之。姑娘大约和梅花有缘,罗扇上也有一枝。看官,这名字么可以随便儿叫,春梅腊梅烟煤硬煤都行。以下是细节图:

  • 2009-09-15

    - [Life•浮生]

    我轻轻走过去关上窗户

    我的手扶着自己    像清风扶着空空的杯子

    我摸黑坐下    询问自己

    杯中幸福的阳光如今何在?

     

    我脱下破旧的袜子

    想一想明天的天气

     

    我的名字躺在我身边

    像我重逢的朋友

    我从没有像今夜这样珍惜自己

    ——海子